目錄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其它資訊

 
書報服事的負擔與目標

 書報服事最重要的負擔,不是關心存書的處理,乃是研究怎樣在所在地,把每本書報推廣到聖徒家裡,進而儲藏在他們心裡。書報服事是召會中很重要的一項服事,特別與長老們有很重要的關係。首先,我們的眼光、見地要清楚,在所服事的召會中,要鼓勵聖徒有研讀真理的習慣。其次,我們要有正確的經營心態,不是像在路邊擺地攤賣書,乃是推動主恢復裡的信徒,使每個家裡都有書房出版的全部書籍,並鼓勵他們盡可能的閱讀。

 保羅在提前二章四節說,『祂願意萬人得救,並且完全認識真理。』今天召會多半注重前半節,傳福音領人歸主;卻在帶領聖徒認識真理上,搆不上神的目標。要補上這個缺欠,達到神的目標,責任乃是在我們身上。

 提後三章十五至十七節告訴我們,聖經是何等重要,能叫人有得救的智慧,並且也能裝備屬神的人,使他們得以完備。這是非常寶貴的。然而,這裡有個很大的問題,就是今天信徒普遍的難處,在於打開聖經,雖然字字認識,卻不懂得其中所講說的。即使你學習能力強,學問淵博,也不一定能讀得明白其中的精意。

認識真理,需要有人講解,也需要主開心竅

 行傳八章二十六至三十九節,記載了一個埃提阿伯太監的事例。古時的太監都是知識分子;他們若沒有讀過書,不認識字,絕不能在皇宮裡作太監。這個埃提阿伯的太監,有一次上耶路撒冷去敬拜,在回家路上讀以賽亞書。正讀到五十三章說,『祂像羊羔被牽去宰殺,又像羊在剪毛的人面前無聲,祂也是這樣不開口。』一面,他覺得很有意思;一面,他雖然字字認識,卻不懂其中的含意。這時,聖靈就指引腓利就近他。腓利上前貼近那車走,問說,『你所念的,你明白麼?』他說了一句很重要的話:『沒有人指引我,怎能明白?』這就證明,只有聖經,卻沒有別人指導、講解,你仍舊無法明白,無法讀得懂。

 在主耶穌的時代,猶太人並沒有公共學堂,也沒有學校制度,一切都在於家庭教育。馬利亞從聖靈懷孕時,只是個青年女子;但她去見以利沙伯時,她的讚美卻句句都是引自舊約。她對舊約熟悉到一個地步,能在靈感下引用經節,編成一篇對神的讚美。如果她沒有舊約的基礎,即使聖靈感動了,她也編不出讚美來。可見她乃是出身於一個認識舊約的家庭;主耶穌出生在這樣一個家,可想而知,祂在長大成人的過程中,必定受到良好的聖經教導。等到祂出來盡職時,每次進到會堂傳福音,就能立即打開聖經講解。

 當初三年半跟從主的門徒,在主耶穌的帶領之下,一定對聖經頗有研究;他們不可能只跟隨主,而一點也不讀經。然而,路加二十四章給我們看見,往以馬忤斯的兩個門徒,他們與主同行,卻不明白聖經。按猶太拉比的說法,舊約分為摩西的書、詩篇、申言者的書三部分;但他們不知道,每一部分都滿了對基督的講解。同樣的,那兩個門徒是研讀聖經的人;他們雖然知道舊約一切的事,卻一點也讀不出其中講解基督的話,所以需要主耶穌給他們講解明白。

 等到後來門徒聚集時,主耶穌向他們顯現,四十四至四十五節說,『摩西的律法、申言者的書、和詩篇上所記關於我的一切事,都必須應驗。於是耶穌開他們的心竅,使他們能明白聖經。』主不但點出來,給門徒講解明白,並且還開他們的心竅,使他們能明白。這給我們看見,基督徒不僅要有聖經,還需要有人好好的講解,並且心竅需要被主開啟。

 門徒中領頭的彼得,在年老時寫了書信,其中有相當真理的啟示;但在末了他告訴我們,還有一位保羅,『照著所賜給他的智慧,也寫了信給你們;他在一切的信上也都是講論這些事;信中有些是難以明白的,那無學識不堅固的人曲解,如曲解其餘的經書一樣,就自取毀壞。』以希伯來書為例,如果沒有講解,可能我們讀了十遍,恐怕也只是一知半解,最多只知道這卷書說到,主耶穌是我們的大祭司,能拯救我們到底;祂是昨日、今日、直到永遠,是一樣的。然而,那也只是我們天然的領會,並不是希伯來書的中心。若要明白希伯來書的中心,就需要有人指點,也需要主開我們的心竅。現在有了希伯來書生命讀經,這卷書就向我們解開了。

 以馬太福音為例,五章三節,中文和合譯本說,『虛心的人有福了。』人不必讀聖經,都能知道這話的意思。特別是中國人,非常講究這些道理,格言中都會說,『謙受益,滿招損。』所以,即使沒有聖經的教導,孔夫子也已經講得很清楚。對此,理學家也解釋得很詳細,因此許多中國人認為,『謙受益』就等於『虛心的人有福了』。約在七十年前,我還年幼,生長在基督教裡,從小就聽見牧師津津有味的這樣講,聽的人也很受感動。等到我稍微長大,理智開啟一點,就起了疑問:『既然中國文化裡甚麼都有,何必要一個洋教來教導?中國幾千年都講這個,那裡還需要外國人來講給我們聽?』所以,在我十六、七歲時,我是反基督教的。

 當初西教士在繙譯這節聖經時,或許明白這句話原文的意思;但等到那些具有翰林資格的師爺,替他們修文章時,就改了樣子。『虛心』原文的意思是『靈裡貧窮』,當時若是按正意譯為『靈裡貧窮』,恐怕沒有人能懂。今天藉著生命讀經,我們都能明白;但是當時中國的那些秀才、翰林,也許讀了都不懂,所以繙作『虛心』,較合中國人的想法。由此可見,讀聖經若沒有人指點,心竅沒有開啟,實在很難懂得其中的真意。

 二十四章十四節說,『這國度的福音要傳遍天下。』說到福音,我們是稍微懂一點;但說到『國度的福音』,幾乎都不懂。我讀基督教的書籍幾十年,也聽過許多道,還沒有遇到有人點出甚麼叫作『國度的福音』。甚至連馬太福音的主題『諸天之國』,也沒有人明白其意義。今天許多人幾乎都是隨著己意,按著天然的領會講解聖經。因此,雖然這本聖經在我們手裡,但若沒有經過指點、指導或開竅,我們仍然讀不懂。

裝備真理以推廣真理

 我回臺灣帶領改制,就是盼望主的恢復首先要能擴增,人數能加多;其次,要向海外開展。我們實在盼望,主能在臺灣島上興起一個模型,然後再傳往全世界。要達到這個目標,首先要『福音化臺灣』。為此,在這幾年內,我們必須產生一千位全時間者,好能在一九八九年一月出發,展開福音化臺灣的行動。目前臺灣共有三百零八個鄉鎮,除了七十多處有召會,還有二百三十處有待開展。我們可以將一千人分為一百隊,十人一隊,到一百個鄉鎮,盼望經過一個月,都能興起召會。然後每處留下二位,其他再編組成十人一隊,出發到新的鄉鎮一個月,同樣建立召會。依次類推,只要三個月,就能在每一鄉鎮建立召會。

 因這緣故,我們正在積極『練兵』。受訓者每週兩天出外叩訪社區,二至三人為一隊,挨家挨戶叩門。人一開門,就『一對一』的給他們講說,並要合式的使用『人生的奧祕』,最好在十分鐘內,就能帶人相信受浸。目前人向著福音,心是敞開的。根據統計,叩十家幾乎沒有一家拒絕;除非不在家,否則家家都開門。他們向著福音敞開,願意讓人進去談一談。從前我們不得其法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纔把人從家裡請出來,到會所去;有的人半路跑掉,只好下次再去請。人請來了,好像給我們很大的面子,我們很感激。現在是倒過來,我們去他們家裡,送福音到府,送聖經到府;這樣一送,是人感激我們。

 基督教的經典就是這本聖經。人類幾千年的歷史,舉凡學者或讀過書的人,無不稱讚聖經的;聖經在人群社會中,其評價是至高的。所以我們去向人傳講聖經,人都會敬重。另一面,今天全臺灣島上,人人安居樂業,民智開化,非常講理。當我們去叩門,告訴人我們是傳基督耶穌的,幾乎人人都歡迎。這是很奇妙的事。從前在上海,左鄰右舍即使住了十年,也難得答腔的;彼此互不理睬,見了面也不講話。那時你若是去叩門,人定規冷眼相向,以為你是找麻煩的,絕沒有肯開門的。現在的臺灣不是這樣,你叩門時,報上『基督徒』,人都願意開門。

 舉例來說,最近有三位弟兄姊妹到社區訪問,在電梯裡碰到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女士,剛買菜回來。有位姊妹就上前說,『我們和你談談耶穌好不好?』她看一看,回答說,『好,請你們進來罷。』一進她家門,纔坐下,那位女士就說,『我為甚麼開門?因為你們的樣子很正派,又是傳講耶穌的,所以我歡迎你們。』她接著說,『我先生在空軍服務,前不久纔說,我們這個家需要一個宗教,需要一個信仰。』這實在是主的安排,他們覺得需要一個信仰,我們就送上門了。結果坐下談幾分鐘,人就接受了福音。不僅如此,他們正談的時候,一個朋友打電話進來,問她在作甚麼?她說,『我在這裡準備信耶穌,請你也來罷。』等到她要受浸時,又來了一通電話,另一個朋友問她:『你在作甚麼?』她說,『我現在要受浸了,請不要打岔。』隨即就在她家浴室裡替她施浸。

 到目前為止,沒有一次受訓者出去叩訪回來,是沒有帶人得救的;都是一家一家的接受、一個一個的得救。我們這樣『練兵』,是盼望開展隊出發時,大家都受過正式的嚴格訓練,並且有了豐富的經歷。到那時,他們出去必然百發百中。按我們保守的豫算,十個人一隊,一個月最少能得六十人。以中部地區為例,有一次他們只有十個人出去,三十三天就浸了六百多位,平均每一天得二十位。

 我們不僅盼望能福音化臺灣,更是為著要推展福音到全世界。所以,在這一期的全時間訓練裡,加了一門『語言訓練』。首要的是希臘文,因為這是新約的文字;為著研讀真理,所有同工們都該讀得懂,否則你們是無法作太多的。最起碼你們要會參考,會看希臘文聖經,查希臘文字典,參考希臘文彙編。其次,要學英文和西班牙文;前者是世界語,後者是中、南美洲的共通語。今天西班牙語世界,向著主的恢復非常敞開。若是我們能產生五百位,甚至一千位全時間者,即使全數送到拉丁美洲,仍是不彀用。至於英文,在非洲也用得相當普遍;我們若能有四百位會說英文的全時間者,即使都到非洲也同樣不彀用。

 所以,我們一再勸勉有心全時間服事主的青年人,務要先學語言,其次要把真理裝備得完全。你們出去,必須富有真理。這是我們在主面前的負擔,盼望我們中間這頭一千位全時間者,能先後全數出國開展,到中、南美洲和非洲;英文好一點的,可以到歐洲。我們的目的是盼望你們出去,到處推廣主恢復的真理。

主恢復中文字工作的開展

 書報服事的原則也是一樣。無論是全時間者出去作工,或是書報服事,目的都是要傳佈神聖的真理,完成神的目標,在各處興起並建立召會,成為基督在那裡的彰顯。

 首先我要聲明,如果大家認為,福音書房的目的是經營賺錢,那就錯了。從頭一天直到如今,我們裡面沒有一點賺錢牟利的思想。我們的負擔,乃是為了傳佈真理,服事眾召會。

 我們都知道,要明白聖經並不容易;然而,藉著生命讀經,藉著主恢復中所有的書報,我們能明白聖經每一卷書的中心思想,也能清楚每一章節的正確意義。為要將這些真理,傳送到所有神兒女中間,就需要全時間者出去訪人、供應人,也需要各地書報服事者,在召會裡忠心勞苦,殷勤分糧給眾聖徒。

 目前全球的文字工作,發展到一個地步,有三個辦事處。主要的一處在安那翰;第二處在歐文,是為了印刷;第三處是臺灣福音書房,為著所有中文的出版。由於臺灣法律規定,成立了財團法人。這三個分站裡,全時間服事的有數十位;此外,尚有許多是自動前來幫忙的。工作的艱鉅可想而知。

 在我這分職事下的文字工作,是於一九四九年八月開始的。當時我一家十二口住在十六個榻榻米大的房子裡,書房、臥室、客廳都在同一間。屋子當中僅有一張椅子,和一個小茶几,我乃是在那樣的環境中,編寫了聖經要道六十題。感謝主祝福了這分職事的文字工作,纔有今天這樣的規模。

 一九六二年,因著清楚該在美國開闢主恢復的工作,釋放真理給神的兒女,我便在美國定居下來。經過二十五年,海外因這分職事興起的召會,約有三百餘處,其中百分之八十是藉著文字興起的。我和同工們並沒有跑遍那麼多的地方,那完全是文字作先鋒的成果。這給我們看見,文字的效能是何等的大。

 從路德改教開始,主就顯明祂恢復的工作。然而,已過五百年來,主從來沒有在恢復真理上作得這麼多,像祂在我們中間一樣。特別是從一九七四年起,藉著生命讀經和各種信息,不僅把聖經每一卷完全解開,把關乎基督的要道點出來,甚且開了聖徒的心竅,並把我們帶進神經綸的深處,向祂的終極目標邁進。

 這不是我們自己在誇口。許多聖徒都見證,從前讀馬太福音,無論讀了多少遍,都只能讀懂『凡勞苦擔重擔的,可以到我這裡來,我必使你們得安息』這一類的話。就人天然的領會,這樣的話一讀就明白;但對於甚麼是『國度』,甚麼是『國度的實際』,甚麼是『國度的外表』和『國度的實現』等,是一概不知。好像聖經是讀了,卻讀不懂;看了,卻看不明白。然而,現在因著生命讀經,他們都能明白,馬太福音就是國度的福音。

文字工作遭遇的攻擊與得勝

 這些年來,因著各地召會追求生命讀經,以致有人譭謗說,『李弟兄逼著各處召會,只讀他寫的生命讀經,不讀聖經了。』全地六百多處召會都能見證說,我們沒有一處召會不讀聖經,只讀生命讀經。讀的人都知道,讀生命讀經無法不讀聖經,因為生命讀經乃是以聖經作根據,完全只講聖經。若有人只讀生命讀經,而不讀聖經,那是他個人的作為,與主的恢復無關。

 一九七七年,有兩本惡毒的書出版,極力的誹謗我們。二年之久,我們盡所能的要和出版者交涉,他們一概拒絕。各召會的聖徒寫了許多抗議的信,他們也完全置之不理。由於有傳統基督教勢力支持,著名的刊物完全被他們把持,封鎖相關新聞,而不正面的登我們的消息。我們被逼得毫無辦法,只能仰望主開路。

 一九七九年,那兩本書再版時變本加厲,說我們是如同『人民廟堂』的團體。許多美國人讀了很受驚嚇。我們中間許多青年人都受到壓力,他們的家庭和父母都表達了嚴重的關切,有的甚至花大錢把他們帶去『洗腦』。那兩本惡毒的書破壞我們,是到這樣一個地步。

 到了一九八○年三月,我在阿布客奎召開特會。同工們來見我說,如果不能制止這兩本書,我們的校園工作完全無法作下去。因為在校園裡,只要我們接觸到一個人,第二天,他一定會收到那二本壞書的其中一本。該怎麼辦呢?眾人禱告、考慮了三天,仍然無法決斷。我們無法使用新聞媒體,因為完全被他們封鎖了;想出書辯駁,也沒有管道,因為他們在書店裡抵制了我們所有的書。

 經過多方交通、考量,我裡面很清楚,雖然我們事奉主幾十年,從不涉及訴訟;但目前除了『訴諸法律』,我們別無他途。這是根據保羅上告於該撒的原則。當時保羅被逼得走投無路,若不上告於該撒,恐怕他會死在猶太人手裡。至終,藉著上告於該撒,他得以保全性命,繼續為主作工。於是,我對長老同工們說,今天美國的法律清明,司法獨立,只有訴諸法律,纔是我們惟一的出路。

 在美國訴訟,除了訴訟的確要有理,否則白花錢之外,其次還得有人協助辦事,把案件調查清楚,交給律師研究明白。第三,還要有足彀的財力,光是律師費就非常可觀。決定訴諸法律之後,我對弟兄們說,『向來我們作事,不作就不作,要作非作到底不可。我們不要擔心律師費。如果需要,可以用安那翰會所貸款,必要時也可以賣掉。其次是我在安那翰的住所,那是聖徒們替我造的;為著打真理的仗,那也可以賣。無論如何,我們一定要訴訟到底。』

 接著我又說,『我要請求同工們,至少有十到二十位,全時間辦理這件事。』一開始有十位,最後加到二十位。五年之久,他們馬不停蹄的在東岸、西岸來回,尋找相關的當事人,多方收集材料,照相存證,再全部交給律師。美國的法律清明,不是只在法庭上審理,而是在庭外由雙方律師帶著當事人,請法院派人監視並記錄,雙方面追查。律師就向對方追查,並要求舉出憑據。等到最後一次追查時,替我們辦案的幾位律師,都佩服的說,『你們的人才真是高明,材料收集的事作得太好了。』當然,因為我們有二十位優秀的人專作這事。

 不僅如此,因著真理在我們這邊,我們在主裡真是大大放膽。追查時,雙方律師都怕當事人多說多錯,輸掉官司,開頭都不讓我說話。後來我越講越多,我們的律師也漸漸改觀念,覺得讓我說得越多越好。律師不懂聖經真理,只懂法律;我雖不懂法律,卻懂一點法理,就以此作根據來講真理。結果辯駁得對方完全無話可說,連對方的律師都感覺羞恥。有一次對方的律師說,『我辦這案子不容易,要記住一萬二千多頁的話;況且他現在還在寫呢!』到有一天,對方舉凡與著作、出版有關的一班人,都來旁聽我怎麼辯駁。聽過之後,他們決定接受我們的條件,不再追查下去,免得越辯越輸,也越暴露他們。

 舉例來說,有一次對方的律師問我,創世記生命讀經講到挪亞造方舟,信息末了說,今天的地方召會就是今日的『方舟』。他們定論說,我和摩門教的史密斯約瑟一樣,自以為得著啟示,竟然說我們的地方召會就是今日的方舟,於是要求我解釋。我就從亞伯講起,說到他得著啟示,認識神救贖的路。然後是以挪士,認識人的脆弱、貧乏,只有呼求耶和華。神是豐富的,一呼求祂的名,我們就得著豐富,這是進一步的啟示。接著是以諾,他與神同行,這又是一個啟示。再來就是挪亞,他得了一個啟示,就是造方舟。然後總結說,這證明神在每一時代,都有特別的啟示。

 我問對方:『你信不信神今天是活的?信不信祂今天還說話?信不信祂今天還作事?』他們都回答相信。我說,『那麼今天這位活的,仍然說話,仍然在作事的神,怎麼作法?並且作甚麼事呢?我從聖經推論出來,今天神所要作的,就是要建造地方召會。所以我纔說,今天的召會就是今日的─方舟」。這是寓意的說法。乃是你的當事人,把這句話領會錯了。我是寓意的說,今天我們在這裡建造地方召會,乃是照著神今天的啟示;我們今天所作的,就等於挪亞當初造方舟一樣。所以,我纔結論說,今天的地方召會,就是今日的─方舟」。』我這樣長篇大論,如同站講臺一樣,足足講了一小時。

 至終,兩件案子我們都十足的勝訴了。如果你問我:『到底你是為主,還是要為自己爭一口氣?』主知道,我沒有意思為自己爭一口氣。美國聖徒都能見證,講起忍耐,恐怕還找不到幾個人比得上我。在交涉期間,我打電話去求見、申訴,一概遭拒,我全都忍下來。最厲害的時候,美國有二百六十幾種刊物,罵我這個老中國人,我也一概忍耐。然而,為著主的真理,這是我從主所領受確定的負擔,要把祂的真理在這個時代釋放出來。我乃是被逼得沒有辦法,纔走上訴訟一途;因為無論如何,這件事是非弄清楚不可的。

 這兩件訴訟歷時五年,一件三年之久,另一件是五年之久,主要的工夫都是在追查。其中一本書的作者避居丹麥,我們還得帶著律師,到丹麥追查。『彎曲心思者』一書的出版商和作者,終於在一九八三年四月,登報道歉,並將該書撤回。關於『神人』一書的案子,對方很詭詐,就在一九八五年開庭前數小時,宣告破產以規避責任。然而,法院還是判定我們勝訴。

 訴訟期間,有好幾位學者、專家替我們作證。其中一位是編寫美國宗教百科全書的負責人,經過深入的研究,還出書見證,我講的道都是基本神學,是根據弟兄會的神學,並非異端。

 那本宣判書恐怕在美國司法界是空前的,就像一本說明書。根據追查對方所得的口供,法官一共列舉了十六條關於毀譽、欺騙的事實。這對我們是極大的澄清和宣傳,我們的工作也不再那麼受到限制。

接受負擔,學習並傳佈神聖的真理

 我盼望大家都領悟,已過五百年來,恢復主的真理最厲害的,就是我們。今天我們所出版的書刊極其豐富,並且滿了真理和啟示。僅僅二十七卷新約的生命讀經,就有一千二百多篇信息,平均每篇十頁。歷代主一直在恢復祂的真理,然而少有恢復到新耶路撒冷。直到我們興起來,纔把新耶路撒冷講得透透徹徹。

 五十多年前,有一次倪弟兄對我說,『常受弟兄,主所給我們的這些真理,不只是為著我們華語信徒,我相信是為著全世界的。』那時我們二人都不知道,主要怎麼把祂給我們的真理,普及到全球。然而,主興起環境,中國大陸時局變動,主把我帶到臺灣。經過十年的發展,立了一個基礎,主又帶我到美國。再經過十年,主就藉著文字,把祂的恢復普及到其他各大洲。雖然各地召會人數還不彀多,但的確普及了。此後,主給我們一個敞開的門,各大洲都有人接受我們所傳的真理,也歡迎我們的聖徒前去訪問,甚至緬甸、印度都開始有聚會。

 為此,青年全時間受訓者都要豫備好,在五年福音化臺灣的行動之後,就要往國外各地去。同時,年年要有人加入全時間訓練,在福音、真理、事奉、語文上受裝備,為著應付將來各地的需要,到各處建立召會,傳佈神聖的真理。這是最光榮的事業。

 我們實在感謝主,在臺灣給我們一個好的基礎,不僅聖徒人數最多,並且政治、經濟、社會各方面的條件都配合,使我們能開辦全時間訓練,差派工人往各地去開展。在上一個世紀,都是外國差遣西教士到中國傳福音;現在是臺灣差派『中教士』到世界各地,傳佈主恢復的真理。我相信到永世裡,我要和你們一同為著這個大舉,喜樂歡騰,手舞足蹈。

 經過倪弟兄和我的勞苦,聖經的真理如今都挖掘出來。一九七四年起,我每年花半年以上的工夫,專心編寫生命讀經的綱要,以及恢復本的註解。尤其是新約恢復本的註解,幾乎字字都是我費過心血,不是用我的母語中文,而是用英文寫的。有心尋求的人都不能否認,真理是在我們中間。盼望我們眾人都接受負擔,好好研讀主恢復的真理,並且將這真理傳佈出去。

 我沒有意思顯揚自己。在美國,神學林立,有成千上萬的神學博士、教授、牧師等,我只是個老中國人,未曾在美國讀書,更沒有神學學位,卻出版了許多真理書刊,全數是我親自用英文寫的。論英文我遠不如他們,但說到真理我的確有主特別的託付。德州的弟兄們說,去旁聽訴訟的追查,如同參加特別聚會;他們甚至建議把這些追查過程中的講話出版成書。現在這套記錄都成為法院的檔案,另有一分存在加州大學的圖書館,有興趣的人都能去調閱。

將真理作到信徒家裡

 在這個時代,主所要恢復的就是真理。今天全地都在鬧饑荒,甚至美國這個大基督教國家,也是遍地饑荒。這如同約瑟在埃及時的光景,只有埃及有糧,其他地方都是饑荒。在當時,你若要得著糧食,就得到埃及買糧。今天,基督教的刊物中,有豐富真理的實在不多;好一點的刊物,也只是講論一些淺顯的福音真理。反觀我們中間的書刊,全數滿了真理;這不是誇口,乃是證明主的確祝福了我們。所以,我們應該接受負擔,不要擔心許多書堆積在會所怎麼辦,而是要想辦法送出去。首先,就是要送到每一位聖徒家中。

 保羅說,神『願意萬人得救,並且完全認識真理』。至今,兩千年過去,即使在主的恢復裡,我們也沒有達到這個標準。因這緣故,我們纔會改制,推動人人申言,個個講說真理。然而要這樣作,要達到這個目標,首要的條件,就是必須教導聖徒真理;否則,聖徒仍會喜歡一人講眾人聽的大聚會。已過三十年,我們就是在這個作法裡,有時召開特會,講些十字架、復活的生命、基督的身體等真理;然而,時日過去,真正明白真理的仍然寥寥無幾。這是我們心中的痛。

 如今,在成千上萬的聖徒中,主得著你們這些有心服事主的人;或者是作長老的,或者是事奉的執事,或者是書報服事者。我們為此感謝主;然而,請你們原諒我愛心裡說實話,恐怕連你們都不一定清楚真理。這是我最關切的一件事。若是這地上只有一班得救的信徒,卻都不懂真理,請問主的恢復能有甚麼前途?這不過證明召會中的家庭教育不彀;故此,我們一定要將真理作到信徒家裡。

 盼望今後在每個召會中,家家都能教導真理,研讀真理。美國德州的眾召會在這件事上是好榜樣,他們每個聖徒家裡,幾乎都佈滿了書報。無論是書房、盥洗室、客廳、床頭櫃、餐桌上,甚至廚房裡,都有打開的書報;人無論走到那裡,都可以利用時間讀一段信息,即使是燒飯作菜時,也可以得著滋養。今天臺灣還沒有作到這個地步,甚至有些聖徒們抱怨我們的書太多,聚會又多,常常忙到喘不過氣,根本沒有時間讀書。表面上,我不好說甚麼;實際上,這全在乎你們有沒有心。如果讀真理能得金塊、鑽石,有誰不讀?如果讀一小時就能撿到寶貝,你自然會少睡一小時,來得這寶貝。

 這裡的重點是,你們沒有把主的真理看得這麼寶貴。召會中領頭的弟兄們,都該傚法德州眾召會長老們的榜樣,帶領聖徒在讀真理的事上著迷;將這事看得比喫飯、喝水還重要。若是這樣,主恢復的真理必定大大繁增,並且得勝,召會中的人數也自然加增。

服事書報的正確心態

 感謝主,我們都有心服事主,也蒙主憐憫能服事祂的話語。因這緣故,我們就得有正確的心態,並且積極進取,竭力推動人來讀祂的話。如果我們不動腦筋、不生意、不禱告,怎能把主的話推展出去?如果我們輕看主的話,又怎麼會有膽量把書報推薦給聖徒?有的弟兄姊妹看報紙、看電視的時間,都比讀聖經、讀書報的時間多,這是我最傷痛的地方。盼望我們都能為主起嫉妒的心,把這樣的空氣改掉,使人人喜歡讀聖經,家家以讀屬靈書報為第一。

 你們必須領悟,你們的服事,不是幫助書房經營賺錢,乃是與我們共同背負一個擔子,服事主的話語,並且把主的真理送出去。盼望你們的眼光都能放大、放遠。以南洋各地召會而言,已過三十多年間,維持他們屬靈生命的,大部分還是靠福音書房的出版。雖然同工們常去幫助他們,但真正長遠性的幫助,還是來自文字的供應。若是已過三十年沒有這些書報,南洋的召會就不會有今天的發展。不僅如此,已過二十年,西方的三百多處召會,百分之八十都是藉著文字興起來的。所以,你們要看見,服事書報實際上是真正與主同工,推行祂的真理,把祂神聖的經綸,神聖的話語傳佈到各地。

 因此,我請求你們接受交通,回到所在地和長老交通,從今以後要看重這事。首先,不是推動書報,而是挑旺聖徒追求真理的興趣,激起他們讀屬靈書報的享受。這在乎我們怎麼作。即使是主耶穌自己這麼好的福音,這麼好的真理,都得我們苦口婆心,熱切傳揚,人纔會接受、相信,何況是主的話語,更需要我們背負責任,甘心勞苦,在各地召會熱切推動,鼓勵大家追求真理,閱讀屬靈書報。這樣,主的真理必然大大傳開,真正的復興也必然來到。

主後一九八六年六月二日講於白沙灣
公開資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