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錄 購物車 (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) 聯絡我們

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,並沒有得着所應許的,卻從遠處望見,且歡喜迎接…

因爲祂已經給他們豫備了一座城。

“教會的根基是用血鋪成的。”這是胡秀英姑娘,Miss Emma Georgiana Hurn,1900年8月30日,在山西隰州殉道時的遺言,那年她32歲。 這位從英國遠渡重洋來華傳福音的單身年輕女子,所留的遺言和一千八百多年以前,二世紀教父特土良Tertullian所說:“殉道者的血是教會的種子”,前後呼應。

自人類的第二代亞伯到今天,許多殉道者的見證,已無從查考;他們的名字和臉孔雖然深埋在褪色的歷史底下,但我們的神沒有忘記他們,我們也不應該忘記。

從亞伯起,所有得勝的殉道者,都是與神的仇敵爭戰的人,他們『又有人忍受戲弄、鞭打、捆鎖、監禁、各等的磨煉、被石頭打死、被鋸鋸死、受試探、被刀殺,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、受窮乏、患難、苦害、在曠野、山嶺、山洞、地穴、飄流無定,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。』(來十一36~38。)